字体
关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在黄仁东的公司门口,我不顾前台接待的阻拦,直接闯进了他们公司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不怕得罪黄仁东,甚至想打他一顿,反正对他那栋别墅已经没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走到一个宽敞的办公区,我看到了令我意外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个略显肥胖相貌丑陋的中年女人,声色俱厉地指着眉头紧皱的黄仁东,偌大的办公区里的人全都在看(热rè)闹。

    “黄仁东,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要不是老娘年轻的时候给你吃给你穿,给你资金开公司,还靠着我和我爸的关系,在医院里帮你拉单子,帮你到处讨好别人让你有生意做,你能有今天?现在你生意做大了,有钱了,就在外面找女人了是吗?”

    黄仁东脸色很难看,却没有暴怒,只是冷冷地说:“我再说一次,我没有找女人,你别在这无理取闹丢人现眼,有什么事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理取闹?”那丑女人勃然大怒,狰狞着脸,“你找小三还有理了?我就是要在这里说,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只不过是一条穷的时候点头哈腰的狗,养肥了却是条忘恩负义的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黄仁东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牙根咬得紧紧的,看起来在极力忍耐,却没有继续争辩。

    我不(禁jìn)幸灾乐祸地发笑,在我面前不可一世冷言冷语的黄仁东,被那女人骂成狗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长得堂堂正正的他,竟然有这么一个又肥又丑的老婆,还是个恶妇,难怪他这么大的公司,前台接待员却长得很普通。

    看来,当年的他也只是个穷小子,却因为长得高大帅气,被这个丑陋的富家女看上了,然后他为了前途娶了这个女人,最终也确实飞黄腾达了,只不过生活有些悲催而已。

    无法想象,对着这么一个泼妇又肥又丑的(身shēn)体,他是怎么扑上去的,也基本能理解他为什么想出轨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低头忍耐的样子,丑女人似乎坐实了他出轨的事,嘴脸愈发狰狞。

    “黄仁东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利用我们家别墅装修的机会,睡了一个年轻女人,那女人是道尔公司的对吧?你还想跟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黄仁东突然抬起头打断她,似乎忍无可忍了,愤怒地说:“这二十多年来我对你一忍再忍,但你不要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你个黄仁东,原来这二十多年来你一直觉得我很过分,觉得我们家对不起你是吗?当初是谁说愿意入赘我们家的?又是谁给你吃给你穿?你黄仁东当年只不过是黄浦江上一个臭打鱼的,没有我,能有你今天?”

    黄仁东两眼通红:“好,这些年我在你们家吃的饭,花的钱,包括开公司的钱,我加倍还给你,现在,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敢叫我滚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