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蓝欣走后的这一年多来,我学会了用粗鄙的谩骂来驱散内心的悲伤和焦躁,还学会了如何忘掉所有的不快,无所畏惧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悲伤痛苦,(日rì)子也一样要过,肝肠寸断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    我很快就将黄仁东的讥讽撇之脑后,忘掉苏雯的高跟与红唇,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去小酒吧沉沦,而是回到家,打开电脑继续翻阅所有能找得到的智能家居资料。

    打赌第三天,我依然早早起(床chuáng),穿戴整齐来到道尔公司打卡上班。

    向李明月了解了一些道尔公司的内部(情qíng)况,又闲聊几句之后我离开公司,再次去找黄仁东。

    他说得没错,我就是脸皮比树皮厚,只要他那栋别墅还没有跟别人签约,我就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在我之前,李明月已经试过了所有的方法,包括找黄仁东的老婆,但对方压根就不管,或者从旁人入手找人(情qíng)之类的,也都没有任何效果,留给我的路就只有找黄仁东。

    这一天没有意外,黄仁东还是没有见我,我坐在他公司门口等了一上午,受尽他公司员工的诸多白眼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他走出公司,我叫了声“黄总”,他嘴角还是那抹让我想暴打他的不屑,头也不回地走向电梯间,进入电梯后伸手指着我,示意我别跟着他。

    电梯往下,我一边咒骂他全家,一边对着墙壁狠狠踹了几脚。

    打赌第四天,被清晨的闹钟吵醒之后,我烦躁地把手机扔到屋角,躺在(床chuáng)上,定定望着灰茫茫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是不想起(床chuáng),而是不想去道尔上班,不想再去黄仁东的公司受尽白眼,那种滋味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我一度想放弃和苏雯的打赌。

    但,我想起了当年那个自已,那个意气风发阳光向上的青年,那个和蓝欣构建美好的未来而努力拼搏的傻((逼bī)bī)。

    于是,我再一次从(床chuáng)上爬起来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这一天,我没有等太久,黄仁东从办公室里走出来,皱着眉头冷冷对我说:“你在这样死皮赖脸的话,我马上跟另一家公司签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黄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上给我滚。”他面带怒容指着大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