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我压根就没有想过真的和苏雯打赌,所以才提出睡一晚这种恶趣味的赌注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她竟然一口答应了这个她输不起的赌局。

    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:她根本不相信我能拿下那个单子。

    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象,万一我侥幸赢了之后,这个对我来说不论金钱地位还是气质修养,都高不可攀的漂亮女人,被我扒光后骑在胯下的(情qíng)景,是扭着她那浑圆的(臀tún)婉转迎合,还是继续扬起她高傲的下巴盛气凌人地仰望我?

    我想象不出她会怎么做,也愈发地期待能看到那一刻。

    这个不论脸蛋(身shēn)材还是气质都堪称极品的女人,说不想上她是假的,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柳下惠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去办入职手续,明天就过来销售部上班,按普通销售给你四千底薪,那个单子跟别的公司签了之后自动滚蛋,工资给你精确按天算。”

    淡淡地留下几句话,苏雯便踩着冷艳的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我仍沉浸在难以置信和对她躺在胯下的想象中,迷迷糊糊跟刚才带我进来的招待走到人事部办入职手续,没有注意四周围对我投来的各种目光和议论纷纷,也忘了跟刚才那个被骂哭的小姑娘打招呼。

    直到做完登记,人事部的人叫我明天上班把个人资料带齐的时候,我才回过神来,自己刚失业就莫名其妙找到工作了,还是进了苏雯的公司。

    这份来得莫名其妙的工作,让我对生活和未来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说不上是期待或希望,更多的是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并没有那么((操cāo)cāo)蛋,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精彩。

    自从蓝欣走后,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我懒得再去想结局,要么可以将那个漂亮的女人压在胯下狠狠蹂躏,要么不过是再一次被炒鱿鱼而已。

    但我很重视这件事,尤其是过程,在我决心要重新开始生活的时候,上天给了我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对于智能家居这个行业,我完全不了解,没有任何经验,但我来到上海这四年多,做的全是销售工作,而且当年的业绩还不错。我相信万变不离其宗这个说法,不论哪个行业,销售的本质不变。

    只要我花点时间用心去了解智能家居这个行业,了解惯用的营销方式,再用些手段,拿下那个单子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我不会轻易放弃,不单是为了征服苏雯,还为自己能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办好入职手续之后我离开道尔公司,前往刚刚把我炒掉的公司,去拿回自己的私人物品和结算工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